澳门新濠影汇网址-新濠影汇官网 > 澳门新濠影汇网址文学文章 > 白塔[5]

原标题:白塔[5]

浏览次数:192 时间:2019-11-30

原创: 墨上尘事他们数念珠,如同世人说话种花,如同世人相见。延祚寺的风铃挂得不高五月的风,吹一日,是一日花开得到处都是麻雀在雨里,麻雀在白塔巅云层如纸,麻雀落入经文里绕塔三圈,尼师在屋檐下唤我姑娘,别跪地上,凉。蒲团好好的,立在佛龛前伞好好的,收在脚边怕雨怕生人,捡起满地落英怕疼,怕青丝,自你眼里淡了去岁月啊来如风,世事啊去如烟。不知祈求些什么绕到佛前,忽然就想跪下来跪成一座桥的姿势什么都看不透的时候,承认些错误什么都看透的时候,原谅些错误文 / 吴宛真

5

池水里最后一个人,抓着攀梯离开了泳池,没有了划水的声音,整个游泳馆,也突然变得沉静起来,她光着脚,走到一张椅子前,拿起搭在椅背上的毛巾,擦起湿漉漉的头发,漆黑的长发,被她从一侧肩膀拨到胸前,像从身上剪下来一张影子。

她穿着一件明黄泳衣,白皙的肤色,身体柔软像鱼一样,两腿细长匀称,在水里显得轻盈自在。但她看上去,像是整个下午,都在思考着什么东西,就算是在水里仰面游泳的时候。那双眼睛,目光涣散,显得空漠又失望,没有针对的失望,一种持续的倦怠感。她停下来,视线聚集在某个方向,任由情绪,从眼里漫向整张脸,神情也跟着变得破碎。接着,她坐进了帆布椅里,顺手点开了桌面上的菜单,过了两分钟,就看到,服务员端去一杯“百慕大”。

我躺在游泳池边的椅子里,大概休息了二十分钟的样子,墙上的大型圆钟显示,已经到了六点二十七,指针在慢慢走着。尽管窗外的街道,确实暗了下来,但游泳馆里,仍然保持着,五点时分的光线和温度,同时阵阵模拟海风,从对面扑来,清凉又咸涩。我扯掉遮在身上的毛巾,站了起来,向泳池走去。

跳进水里的时候,我突然意识到,现在我们两人,整个颠倒了过来,她坐在椅子上,我跳进水里准备游泳。站在泳池里,正要钻到水下冲出去时,我匆匆向她望了过去,紧跟着就注意到,她也在看着我,从她的神情和眼里,我发觉我们,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,她确实让我,感知到了这一点。这种共识,或者说情感上的相通,往往使人产生这样一类观念,就是即使这时,两人并无任何相关,但转眼间,或将形成奇妙又不可理喻的联系。意识到这种荒唐,我低头钻到了水下,在清凉的水底,向对岸游去。

当我再次钻出水面,游泳池边,就只有那些桌椅,墙上的圆形大钟和慢慢变成灰蓝的电子墙。我翻了个身,仰面躺在水上,一边划着水,缓缓向前游去,一边试着让自己,在水里停下来,尽可能地不让身体沉到水下。

每次在池水里游泳,我都会试着让自己,处于这种状态,大概因为这时,我只能专注于,控制身体的平衡,一旦思绪纷扰起来,整个人就会突然沉下去,就是在这种平衡中,就这么停在水面上,我实实在在地,感觉到了,自己的脑袋,像清空了一样。

就这样,静静地停在水面上,过了两分钟,又可能十分钟,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,一个身影扑进水里的声音,紧跟着,一层水浪滚了过来,漫过我的头部,接着,身体开始向下沉去。我匆忙翻身拨水,让自己钻出水面,我看到一个从身边游开,正向着对岸冲去,整个泳池都晃荡起来。

这时候,我的脑袋里也一片动荡,像起伏不定的池水,虽然两者间,没有必然的联系。接着,我游到岸边,爬出了泳池,回到自己的椅子前,抓起毛巾,擦了擦身上的水滴,转身向更衣室走去。

今天早上九点,所有的媒体都在报道,定制人内部的一个秘密组织“银河社”,被智能警察捣毁了总部,所有具有破坏性的社员,都被抓了起来,关进了监狱,银河社已经不复存在。智能警察仍在抓捕在逃社员,力求将其一网打尽,不留后患。一时间,这城市里,笼罩在阴云之下,如同飓风过境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因为本来存在着远比这更有意义更有建设性的办法,那能够使得双方都向着更好的方向走去,可结果竟沦落到如此地步。看到这条新闻,我突然觉得,像是天塌下来一样,尽管我对哪一方都不敢信任,但这种一方毁灭另一方的方式,使我感到绝望。因为这,我十分想游泳,便来到了游泳馆。

现在,在水里游泳也让我感到了厌倦,我离开了水中,离开了泳池,向更衣室走去。钻进更衣室,我打开淋浴间的门,走到淋浴喷头下面,这时,墙上闹钟大小的方形屏幕亮了,我调节了一下温度和水量,接着就看到温热的水滴,顿时喷洒了下来,裹住整个身体。冲了热水澡之后,身上原本疲劳紧张的四肢,在温热水雾的包裹中,渐渐舒展开来,我拿下挂在墙上的毛巾,顺手关掉淋浴喷头,转身走出了淋浴间。

我一边低下头,拿着毛巾擦干头发,一边盯着地面向衣柜走去。到了衣柜前,我伸手,按压了一下指纹锁,指纹锁在陷进去的同时,亮起绿灯,柜门紧跟着轻轻打开,我拿出衣服,从里到外从下到上穿了起来,最后抓起搁在里面的手表,戴到了手上。时间已经到了七点零九,我看了看窗外,路灯全都亮了起来。不知不觉,身子沿着衣柜滑了下去,像一块布一样滑了下去,我坐在地上,靠着衣柜。僵硬地这么坐着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半个小时,也可能两个小时,窗外显得更亮了,但也更黑了。我站了起来。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我点开屏幕,没有未接来电,确认之后,我穿上鞋子,走了出去。这三天,顾杉的电话,总是会打来,我不知道该不该接,但我不能接,不想走在路上突然倒下,不想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坐在“特察局”里,不希望被别人注射什么东西。这是她也没法对抗的事实,再说,她也应该不希望,看到我们在审讯室里见面,我成了被指控的人。

除了这一点,还有更重要的原因。从天梯大厦回来,在路上,我没有被击倒,没有被关在“特察局”的审讯室里,就是这,让我疑虑重重。在跟着顾杉去天梯大厦的时候,我就暗下揣测,要是回来的路上,我没有被“特察局”盯上,就意味着,顾杉可能已经,跟他们站到了一条线上。现在,银河社已经不复存在了,这更让我感到疑惑,但更多的是绝望,与她无关的绝望,不管怎样。

已经过了三天,像上次一样,顾杉不会再打电话了。确实,顾杉今天没有打电话,大概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,我也不希望她打来。要是再接到她的电话,可能是她被“特察局”做了工作,她的执意而为,只不过是“特察局”希望,从我这里收集,“银河社”在逃社员的更多资料和信息。这是我不想看到的,也没法接受。

下午在游泳馆窝着,八个小时之后,我总算决定离开,但出了游泳馆,准备向街上走去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,整个人空空荡荡的,就像挂在墙上的潜水服一样,紧接着我意识到,应该是因为胃已经空了。呆在水里游泳,腹部受到压迫,没能感觉到这一点,但这时却让我觉得,胃拧在一起像打了结。

就这样,我打算先到路边的餐馆,吃过晚饭再回去。游泳馆对面,位于两条街交叉口的地方,是一间的餐馆,虽然看着就像四分之一的蛋糕一样大小,但是推开门走进去之后,却发现,餐馆比我想象得要宽敞,但也可能是因为,这个时候,餐馆里没有别的人吃晚饭。

进了餐馆,我转身在旁边的餐桌前坐了下来,紧接着,一个身穿餐馆工作服的年轻女服务员,向我走了过来。女服务员看上去,二十三四岁的样子,茶色的头发,用一条斑马纹的发带扎在脑后,猫头鹰般灰色的眼睛,让她显得冷峻又沉静,这让我身后顿时生起一股凉意,就像准备行窃的人,在伸手之前,就已被别人指了出来一样。

她替我点开了桌上的菜单,脸上露出带着歉意的微笑,大概她觉得,自己打扰到了我。看着她笑着的样子,我渐渐平和下来。在她的指引下,我尝试性地要了酱汁土豆炖牛肉和油焖茄子,但她推荐酒水的时候,我要了一杯蓝莓汁,不知道什么原因,这时候,看着菜单上的蓝莓汁,我突然想起,顾杉站在海边的场景。

大概过了五分钟,再多也就七分钟的样子,饭菜开始端了上来,我拿起筷子,夹起土豆块和牛肉,慢慢吃了起来。牛肉以假乱真,但吃在嘴里,还是会觉得,味道不对。看着玻璃窗里的自己,我端起杯子,这时候,窗上的那个自己,也把杯子端了起来,就好像,我们坐在一张桌上吃饭。杯子送到嘴边,我慢慢喝着蓝莓汁,放回杯子,他也放回了杯子。

吃到一半的时候,电话响了,是赵川打来。一开始听到电话,我感到惊惶,心里像空了一块,以为是顾杉打来。看到赵川的号码,我才安下心来。赵川在那头喊了起来,扯着嗓子,就好像我听不清一样。电话里,赵川说要晚上一块吃饭,我说自己已经吃过了,但他们还是执意要我过去,不得已,我只能说因为别的事情。这个时候,老周拿走电话。听到老周的声音,我突然慌了起来,像一个人在镜子里看不到自己。

“她过来的时候,我们都看到了。”老周说,“这个事情,你比别人都清楚,别想太多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我本以为他要说银河社的事情,但他没有,他谈到的是顾杉。

“不管怎么样,都别太当真,我们就是定制人,就是他们说的‘工具人’,本来就没可能,别折腾自己。这个也没什么好难过的,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不靠谱,你想指望什么?”

“我没想那么多。”

“换作是你,”老周说,“也不怎么可能选一个工具人,就像你不怎么可能会去选一个智能人一样。”

“嗯,”我点了点头,虽然知道没有人看得到,“我知道自己怎么做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明天晚上,星期天,”老周说完,赵川抢过去电话,笑着跟我说,就像有什么惊喜一样,“我们到时候,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吃过晚饭,已经过了九点,我回到街上,在路边走着,虽然我也不知道,自己想去什么地方。就这么在街上走着,慢慢地,四下里变得生疏,我觉得恍惚起来,甚至不清楚,自己在哪里。要是白天,到了这里,我应该辨认得出来,但这时候,尽管四处亮起灯光,我也没法确定。我接着向前走去,既然不知道去哪里,走到哪都一样。

慢慢地,街上的车辆,开始多了起来,我意识到,自己快到了江边,抬起头看了看,前面已经显现岛区的轮廓,前面路口向右拐,是耀江大道,现在望去,看得见彗星大厦的灯光。就这样,我向着耀江大道走去。

到了彗星大厦前,我停在科技广场上,这时候刚过了九点,大部分的人,都还没有休息的打算,甚至对他们来说,才刚刚开始。但大厦门前,已经排了一条长队,他们不声不响地,随着队伍向前缓缓挪动,没有人交谈,没有人四处张望,低着头,耷拉着胳膊,看上去十分劳顿,就好像他们到这里,走了很长的路,肩膀累塌了。

我没有走到长蛇一样的队伍后面。穿过广场,来到大厦门前,我径直向里面走去,试图察看一番,对于怪异的东西,我总是心存芥蒂。就在我刚跨进一步的时候,门上的警报响了,两边的门卫冲了过来,把我拦下,就好像突然从我面前的空气里钻出来一样,在这之前,我没有看到他们。

两边的门卫挡在眼前,他们看上去完全相同,相同的面貌、相同的站姿、相同的神情,他们像石头一样,站在大门的两边,甚至眼睛,也像石头一样。看到他们伸出手来阻挡住我,我笑着对两人说,我只是进去打量一番,没有其他的想法,但是他们不同意,认为我没有排队,就不可能获准进入。

“没有排队是不能进去的。”门卫左说。

“没有排队不能进去。”门卫右点了点头,跟着说,反应显然慢了半拍。

“只要排队就能进去?”我问。

“只要排队就能进去。”两人异口同声,虽然门卫右还是慢了点。

这时候,他们说话分了先后,甚至思考问题,也让人觉得是各自独立,嘴里却说出了相同的话。大概他们使用同一套的思维方式,尽管我不能确定这一点,但这让我觉得怪异。

然而让人觉得更怪异的是,我发现,两个门卫似乎对讨论,有着十足的狂热,我常常不知道,应该怎样打断他们,就像看到河堤倒塌大水奔来一样。可能是因为工作,这已经成了他们的职业病,他们平时没有机会说话,发现了机会,就像决堤的河水一样。

时不时地,他们就会把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插到话题里来,比如他们谈睡眠的缺失问题,紧跟着,就说起自己碰到沙蛇的事情,当他们聊到彗星科技公司的时候,两人却开始讨论公司正在研发的“隐身鞋”,甚至在“隐身鞋”的理论科学性上,相互争执了起来。这让人对他们的思绪,在整体的把握上变得混乱,因为这,我总是要抛出一些关键的问题,把他们的注意,拉回到正轨上来。

“大厦从外面看着,楼上那么多的房间,让人觉得像是旅馆。”我提高声调,试着扳回他们的注意。

“那就是我们公司的服务中心。”门卫右说。

“服务中心不是在地下吗?”门卫左转过脸去看着门卫右。

本文由澳门新濠影汇网址-新濠影汇官网发布于澳门新濠影汇网址文学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:白塔[5]

关键词:

上一篇:(原创)写在世界读书日:书籍的盛世到来了吗?

下一篇:【滚球盘】读《春》有感